新葡亰59533-www.59533.com-官网

热门关键词: 新葡亰59533,www.59533.com,官网
当前位置: 新葡亰59533 > 官网 > 正文

衡水中学在浙江开分校引争议 法人代表拒绝接受

时间:2019-12-08 11:06来源:官网
衡水中学在浙江开设分校引发广泛关注。图为衡水中学平湖分校。/见习记者宋奇波 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校园一角 见习记者宋奇波 衡水中学的浙江分校真的火了。4月6日,钱江晚报刊

图片 1

图片 2  

衡水中学在浙江开设分校引发广泛关注。图为衡水中学平湖分校。/见习记者宋奇波

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校园一角

见习记者宋奇波

  衡水中学的浙江分校真的火了。4月6日,钱江晚报刊登了《探访平湖衡中》的报道,位于平湖的衡水一中分校现身。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网民们在本报官方微信下面就素质教育vs应试教育展开激烈辩论。紧接着,浙江省内其他媒体蜂拥赶往平湖实地报道,许多全国的主流媒体也纷纷跟进。

河北衡水中学在浙江开设分校引发的争议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在平湖市乍浦镇,这场争议的地理中心,依旧能够找到不少与这场争议相关的痕迹。

  平湖衡中同样引起了浙江省教育厅的关注。近日,浙江教育厅发声,旗帜鲜明地表态,质疑平湖衡中提前招生不符合教育厅相关规定。

在这个海港小镇的几十个公交车站内,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以下简称“平湖衡中”)的招生海报仍旧占据着每一个车站宣传窗的整个窗口。海报主体采用深红背景、黄色字体,“全国招生、不限户籍”八个字被高亮,其上一行小字宣称:平湖衡中是由全国十大高中名校之一河北衡水第一中学、嘉兴港区管委会、广州高新集团强强联手共同打造的长三角示范性优质学校。

  平湖衡中一时陷入舆论漩涡。

今年3月26日,平湖衡中举行揭牌仪式,随后质疑和争议纷至沓来。

  究竟浙江需不需要衡水模式?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之争,是不是能在一所民办学校的去留上解决呢?

学校坐落在乍浦镇的东北角,在镇中心坐上一辆公交车,看过6遍招生广告后,就到了学校门口。保安对每一个想要进入校门的陌生人进行着证件登记,并仔细询问进入学校的目的。

  平湖衡中提前招生惹质疑

一个多月前,争议最鼎沸的时候,不下十拨记者涌进了校门。平湖衡中法人代表肖家兴,留在招生海报上用于招生咨询的手机号,成了记者们的采访专线。除了在争议鼎沸前接受过一家媒体的采访外,肖家兴在之后接通邀约采访的电话时,总是礼貌地表示,采访事宜需要经由学校的主管单位嘉兴港区社会发展局同意。

  教育厅:责令当地教育部门调查

在争议过去一个多月后,肖家兴用同一套说辞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而嘉兴港区社会发展局局长张卫根在听到记者的来意后,就挂断了电话,随后的每一次通话都在响铃三声后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最近舆论太激烈了,请让我们缓冲一下!”当钱江晚报记者联系平湖衡中法人代表、执行董事肖家兴的时候,他在微信上这样感慨,显然是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而站在这场争议另一边的,则是浙江省的教育官员、教育学者和其他中学校长。

  事实上,钱江晚报记者首次探访平湖衡中的时候,这位执行董事已经表示要“低调”。

最反感任性“踩线招生”

  不过显然是树欲静风不止,最近,这所还在改造校舍的学校,已经被几波媒体轮番”轰炸“过了,电视台、纸媒、网络媒体都蜂拥而至。

“提前招生和悬赏招生,平湖衡中招生办学是在踩线;而悬赏招生的做法无异于引诱学生赌博,教育发展拒绝赤裸裸的商业逻辑。”

  而最让衡中感到压力的,自然是日前浙江省教育厅官员公开在媒体上表达的态度。

首先发声的是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方红峰。他在接受浙江媒体采访时直言:“衡水中学是一个应试教育的典型,它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跟我们浙江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不符合,他们认为是先进的,我们认为是落后的,我们浙江不需要。”

  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方红峰质疑平湖衡中让学生4月15日就到学校报到的做法,认为这种做法违背了省教育厅2014年制定的《完善初中毕业升学考试与改革普通高中招生的指导意见》。

河北衡水中学副校长王建勇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颇为理直气壮地回应了方红峰的抵制:“其他地方需不需要、欢不欢迎衡水模式,不是由地方官员说了算的,是由当地家长的需求说了算的。”

  方红峰认为,“4月15日就报到肯定是不对的。除了保送生外,其他类型的招生必须在中考以后。中考是6月份考,所有的学校必须按照这个规矩来。”

在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副主任张丰看来,舆论一开始就把浙江教育界对于衡水中学的抵触解读为对于应试教育的批判,偏离了问题的核心,很容易就把平湖衡中实质存在的问题掩盖了。

  不仅如此,方处长还表示,衡水中学落户浙江,办学程序是合法的,但是衡水中学作为“高考工厂”与浙江教育理念相抵触,“这所学校是应试教育的典型,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跟我们浙江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理念不符合,我们浙江不需要。”

“平湖衡中引发浙江教育圈人士反感的,首先是它用了一些我们不太认同的招生方法,在招生办学的规范上,它一开始就在踩线。”张丰表示,踩线主要表现在提前招生和悬赏招生。

  方红峰的朋友圈里,许多浙江教育界人士为他点赞。

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育研究与评估中心主任方展画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他认为平湖衡中的这两个行为“过于任性了”。

  有人这样评价:“这种建立在违规招生,生源掠夺基础上的学校,是一种‘假优质学校’。要警惕这种以悬赏招生为竞争手法的学校,河北大地‘寸草不生’,唯独衡水中学一枝独秀,这绝不是‘市场经济规律’。”

平湖衡中高中部2017年招生简章显示,首批录取的新生到校报到时间为4月15日,比浙江中考时间提前了整整两个月。肖家兴对媒体解释称,报到并不是开学,只是为新生适应高中课程做准备。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上了方红峰,他表示,目前教育厅已经责令平湖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对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涉嫌违规招生进行调查,“目前我们还在等待调查结果。”

方红峰正是在向媒体解答平湖衡中的提前招生是否违规时,发表了那番浙江不需要衡水中学的言论。他表示,无论校方对“报到”这个词玩什么样的文字游戏,都显然与省教育厅2014年制定的《完善初中毕业升学考试与改革普通高中招生的指导意见》的要求相违背。

  而平湖衡中执行董事肖家兴表示,学校需要时间来给公众和媒体一个正式的回应。

随后,平湖市教育局查实了平湖衡中的违规招生行为,校方把学生的报到时间推迟到了6月的中考以后。

  应试教育的锅

至于悬赏招生,根据该校的招生简章,平湖衡中将对本校高中毕业后考取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学生,每人一次性奖励50万元;考取香港大学、上海复旦大学、上海交大的学生,每人一次性奖励10万元;考取全国综合排名前十位的国内名牌大学,一次性奖励3万-5万元。这比2015年衡水中学合肥分校奖励考取北大、清华的学生的20万元奖励增加了30万元。

  一所民办中学能背吗

张丰指出,悬赏招生的做法本身就不是一种教育行为。在他眼里,这种方式无异于是在引诱学生赌博,而杭州二中校长叶翠微则表示,这更像是一种对学生的收买。

  平湖衡中惹来如此大的争议,究其本质,是民众对应试教育顽疾既痛恨又无可奈何的矛盾心境。

“击败对手,成就自己,不择手段,最大利益,教育发展拒绝这样的赤裸裸的商业逻辑。”张丰说。

  一方面是官方不停地倡导“素质教育”,倡导给学生减负,但另一方面高考指挥棒依然是升学的核心。

“中学全国招生,胡来”

  在核心不变的前提下,家长和学校也只能唯分数和升学率论英雄。河北衡水中学、安徽毛坦厂中学、湖北黄冈中学的“高考加工厂模式”,只不过是利用经济规律,把应试教育发挥到了极致。

“衡水中学最终指向的都是同一个目的——掐尖,浙江教育界反应如此之大,最大的隐忧是担心会破坏浙江原来相对均衡的县级中学的教育生态。”

  在谈到衡水模式的时候,嘉兴教育考试院的相关负责人感慨:“其实平湖衡中只是一所民办中学,如果以包容的心态,从多元化办学的角度出发,原则上平湖当地引入这样一所民办中学没有什么问题,它和我们公立学校的办学目标是不同的。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问题也不是这一所民办学校能解决的。至于这种模式到底对当地的基础教育能有什么作用,我们只能说拭目以待。”

作为研究了衡水模式多年的教育学者,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杨东平,看到平湖衡中招生简章中与提前招生和悬赏招生相关的条文时,感到了一种熟悉的厌恶感。

  杭城有教育界人士就这样评论目前的教育困境:“教育多元化是一种进步,如果全社会只有一种教育,其实是不公平的。我们现在反对应试教育,就是痛恨这种教育模式无法给孩子提供多元化发展的道路。”

据他介绍,这些游走于法规边缘的小动作是河北衡水中学的惯用手段,除了提前招生和悬赏招生,还可能涉及超规模办学和跨区域招生。

  这位教育界人士说,现在很多家长舍近求远把孩子送国外去,为什么?其实是家长在用脚投票,因为我们很多时候不是在做真正的素质教育。

平湖衡中概况显示,该校将开设高中、初中两个部,随着学校办学规模的不断扩大,学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学生。

  河北衡水中学的办学规模达到了惊人的八九千人,人数堪比一所大学。为什么有这么多家长愿意把孩子送进这所学校?这位教育界人士认为,一则很多家长没有选择,他们不可能送孩子出国,只能选择这种学校让孩子奔一个比较好的前程,那些不能拼爹的家庭,也只能让孩子进这种军事化管理闻名的学校;二则衡水中学的确出成绩了,而且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这样的知名高等学府也愿意接收这所学校的学生。

根据2002年教育部、住建部等发布的《城市普通中小学校校舍建设标准》,普通高中的规模最大为36个班,每班50人,总共1800人。2012年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十二五”期间加强学校基本建设规划的意见》要求合理规划学校的服务半径和办学规模,普通高中原则上不超过3000人。

  采访中,也有教育界人士对记者说,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要规范学校招生,给浙江教育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

“这些规定虽然不具有强制性,但平湖衡中的预计规模显然远远超过了国家的建议规模。”杨东平说。

  来源:环球网

至于跨区域招生的问题,杨东平称,国家出于促进民办教育的考虑,政策上赋予民办学校自主招生权。平湖衡中作为民办学校,拥有跨区域招生的权利,但有一个原则是,高中教育属于基础教育,而基础教育具有很强的属地性质,是为所在区域的居民服务的。“说什么全国招生,简直是乱来,办的到底是大学还是高中?”

根据2012年浙江省教育厅发布的《关于做好民办中小学招生工作的通知》,学校跨区域到生源地有组织的招生,在同一生源地招生名额超过10名的属规模招生,需事先明确招生名额,并纳入生源所在地招生计划统一招生。

据杨东平介绍,提前招生、悬赏招生、超规模办学和跨区域招生,衡水中学的这些手段最终指向的都是同一个目的——掐尖。也就是在尽可能扩大招生范围的情况下,通过提前招生和悬赏招生抢夺全省各地的优质生源,最终打造出一所超级中学。

“超级中学的跨区域掐尖行为本质是对区域教育资源的吸血和掠夺,会导致区域教育的‘水土流失’,严重的地方将会出现‘县中凋敝’的现象,而‘县中凋敝’将直接减少农村学生考上大学的机会,损害的是教育公平。”杨东平表示,破坏区域教育生态进而损害农村学生的受教育机会,是以衡水中学为代表的超级中学最大的危害。

“浙江教育界对衡水中学的进入有这么大反应,一个最大的隐忧就是,担心这样一个野蛮人的闯入,会破坏浙江原来相对均衡的县级中学的教育生态。”杨东平说。

所谓“县中凋敝”,指的是区域内的超级中学把包括生源、师资在内的资源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后,区域内其他地区的县级中学将无以为继。

以河北省为例,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2010年中考,邢台市区前100名学生留在邢台的只有30多名,接近70人流向石家庄二中和衡水中学。2011年,赞皇县中考前200名,最后留赞皇中学的仅60人。

“‘县中凋敝’对于区域基础教育的破坏,引发的是多米诺骨牌似的反应,最终危及的是义务教育阶段。”杨东平说,山西中部等地的实践表明,只有稳定高中才能稳定初中,一个县如果高中垮了,义务教育也很难稳住,就会出现初中阶段学生、教师的严重流失。

杨东平进一步表示,在“县中凋敝”引发的基础教育滑坡中,最大的受害者恰恰是农村学生和贫困学生,超级中学最终损害的是这些学生的教育公平。“像衡水中学和毛坦厂中学这类超级中学,因为位于经济不发达地区,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这是一所为农村孩子创造上升通道的学校,但这种道德正义是虚假的。”

媒体报道显示,根据衡水第一中学的生源结构,该校近八成的学生来自于衡水以外的地区,很难说它服务的是当地学生,更不用说是当地的农村学生。

杨东平认为,想要在教育上给农村学生、贫困学生更好的出路,确保全省的高中资源相对均衡,办好每一所县级中学才是正途。

来源:环球网

编辑:官网 本文来源:衡水中学在浙江开分校引争议 法人代表拒绝接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