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59533-www.59533.com-官网

热门关键词: 新葡亰59533,www.59533.com,官网
当前位置: 新葡亰59533 > www.59533.com > 正文

张振兴 创业致富反哺家乡

时间:2019-11-22 17:24来源:www.59533.com
该县坡正湾村在争讨50亩农田过程中有人自杀有人在派出所被殴 文明村建设,在人们的印象中,一直是由村中有威望的长者、乡贤领衔。恩平横陂镇白庙吉堂村的文明建设,是80后张振

该县坡正湾村在争讨50亩农田过程中有人自杀有人在派出所被殴

文明村建设,在人们的印象中,一直是由村中有威望的长者、乡贤领衔。恩平横陂镇白庙吉堂村的文明建设,是80后张振兴和村里的青年理事会对家乡的承诺。3年多来,他们一路走过,修村道、立牌楼、建球场、筑水坝……昔日的贫困村发生了巨变。

曾庆强为何在派出所内被打至昏死,值班警察只简单答了一句:“一不小心他们就冲过去打了。” 曾华军感到非常悲哀:“我们把人交给警察,结果人在警察眼皮底下被打成这样,到底是什么原因?”

筑梦 创业致富思反哺

生态文明村,是令人心动、引人遐想的理想。

2001年,张振兴是华南理工大学法律系的一名学生。每次回村,看到村容凋敝、发展滞后,他心里总是感到很难受。从那时起,张振兴就发誓要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

然而,对遂溪县岭北镇横山村委会坡正湾村来说,这个理想却成为一场噩梦的发端。

2005年大学毕业后,张振兴选择自主创业。经过一番摸爬滚打,张振兴在商海逐渐站稳了脚跟,先后开办了一家古典家具店和一间农资经销店。凭着自信和诚信,张振兴在生意上取得了成功,过上了殷实富足的生活。

《南方农村报》记者 彭进 发自遂溪

张振兴致富不忘乡里,决心将自己的梦想付诸实施。他把整治吉堂村的想法,告诉了同村熟识的兄弟和年轻人,马上得到他们的响应。

私下发包农田还债

2011年1月,张振兴和村里的年轻人张达明、张文盏、张治等,发起设立了吉堂村青年理事会。大家推举他担任会长,带领大家开展文明村建设。张振兴不慕虚名,主动让贤,自己挑起了秘书长的担子,实际负责理事会的具体运营。理事会的主要任务有两项,一是进行文明村建设;二是发展村级经济,改变落后面貌。

今年2月29日,整个事件开始由地下浮出水面。

圆梦 带头建设文明村

那天,坡正湾村民发现,在本村位于赤颜片(地名)的农田里,有台来路不明的拖拉机正在犁地,将20多亩辣椒、花生和甘蔗清理得干干净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了筹集文明村建设资金,张振兴率先带领家人捐款10多万元。并号召村内年轻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呼吁外出乡亲、出嫁女支持文明村建设,同时将村里800多亩闲置山林发包。很快他们便筹集到160多万元改造资金。

是谁在明目张胆侵占农田?村民立即打电话向岭北镇政府和岭北镇派出所报告。

由于近年生猪价格低迷,吉堂村村口的32个猪栏已经荒废多年,影响村子的卫生整洁。张振兴决定首先争取村民支持,将猪栏拆除,建设牌楼和绿化带。法律专业毕业的他,深知理事会的运作和文明村建设要自觉遵守法律、依靠法律。向全村发出文明村建设倡议书后,他和理事会的年轻人分头做各自家人的工作,逐家逐户签订书面同意文件。同时,理事会的财务实行公开透明,用管分离。每一笔开支首先由村长签字批准,经村民理财小组审核同意,再交理事会具体使用,支出情况及时向村民公开,主动接受监督。

第二天,镇政府派人到横山村委会召开坡正湾村民会议。会上,坡正湾代理村长林培仁宣布,去年底村里建设生态文明村时,将长约1300多米的村道硬底化,交由横山村民梁某承建,花费几十万元;由于种种原因,村里暂时无法付钱,他便代表村里将那片50亩的土地发包给梁某抵债。

工程施工则一律公开招投标。在同等价格下,优先安排村里人出工,为村中富余劳力增加收入。在张振兴和理事会一班年轻人的带领下,村里修筑了村道,硬化了路面,建起了牌楼、灯光篮球场和文化楼,还筹建了一座小型水坝。

会场一片哗然,村民大呼“林培仁胆大妄为”。村民纷纷要求查看承包合同,遭到林培仁拒绝。

过去,由于冬季灌溉水源不足,冬种率低,农田撂荒率高。水坝建成后,村中400多亩农田冬季种起了辣椒等蔬菜作物,增加了农民收入。同时,理事会还在扶贫单位的支持下,建设了一个100多亩的茄瓜种植基地,预计今年底就能产生效益。

村民叶荣清说,发包集体土地需要获得2/3以上的村民同意,而坡正湾村有180多位村民拥有责任田,目前已有110多位签名反对此次发包。

展望 盘活开发谋致富

在这次会议上,以及在后来的多个场合,岭北镇政府官员均表示,“无论如何,林培仁私下发包土地给梁某,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行为,土地必须归还村民。”7月2日,岭北镇委黄书记向记者证实,“严格来说,林培仁不是合法的村长,只是代理村长。”

在生意人张振兴眼里,村里处处都是宝,处处是商机。为了进一步盘活村中资源,他们充分发挥沿路优势,正着手在村中建设一个农贸市场。市场建成后,吉堂村和周边几条村的村民就不用到七、八里外的镇上买卖蔬菜了,还能吸引外面的蔬菜运销大户来市场收购农户种植的蔬菜,带动全村的蔬菜种植。

但是,镇政府考虑到承包商也很委屈,并未要求梁某赔偿村民的农作物损失。

张振兴还计划招商引资,将村里的100多亩低洼地改造成莲藕种植基地,在路边发展农家乐餐饮。对村里的山地、农田、闲置地,进行分片规划,合理开发,多渠道增加村集体和村民收入。

由于修路款迟迟未能结清,梁某也一直不放弃对50亩土地的“承包权”。村民去耕作,他便派人破坏;他种植甘蔗,则被村民拔掉。一方被欠了钱,一方被占了地,双方的火气都很大,怨气也越积越深,多次在田间、村头发生冲突。

在当地,谈起张振兴,个个都竖起大拇指。生活中,张振兴与人相处融洽,平时村里谁有困难,只要向他求助,他都会伸出援助之手。对素不相识的人,他也慷慨解囊,真诚相助。张振兴的乐施好善受到吉堂村青年的爱戴,深得村民的信任。

在后来的拉锯战中,梁某又逐渐犁掉了村民的10多亩农田,导致这块土地丢荒。

几年来,吉堂村村容村貌也发生了巨变,先后获得恩平市2012年度文明村、恩平市2012年度文明村建设先进单位、恩平市示范村等称号。

农妇自杀 稻田被毁

村民余正发的辣椒地位于被代理村长发包的50亩农田之内,约有5亩。他是坡正湾反对林培仁非法发包的中坚分子,也是此次纠纷中受害最大的村民。

3月12日,余正发请人一起去给辣椒地抽水灌溉。他们架好了抽水机和9条抽水管,但很快,这些抽水装置被闻讯的梁某派人强行拆除,其中一条抽水管被弄破。

余正发向岭北镇派出所报案,得到的回复是:“没有找到梁老板。”

由于缺水,余正发的辣椒地就此干枯,一无所获。

余正发的老婆天天埋怨他逞能出头,把事情搞得如此狼狈。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吵啊吵,一直吵到3月26日,女人一时气短,竟然用一根绳子上吊身亡。

对此,村民不胜唏嘘,“要不是这场纠纷,怎么会死人呢?我们失去的已经太多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22日,村民陈日生、余刘清和叶荣清等人耕作的大片水稻突然枯死,面积达10余亩。

经过查验,稻田是被人在前一天夜里喷了除草剂。据估算,10多亩水稻至少损失1万多元。

叶荣清等人向岭北镇派出所报案,并将怀疑对象告知派出所干警。截至7月2日,村民们尚未接到破案消息。

村民派出所内挨打

7月1日上午,承包商梁某方面的人和村民再次发生冲突,双方被召到岭北镇派出所接受调查。

村民曾华军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我们双方都去了十多个人。到达派出所的时候,警察让我们这方退到派出所大门以外,只留下我四哥曾庆强一个人在里边。而承包商的十来个人,警察没有叫他们出来。”

“过了好一会,我听见里边在尖叫。我使劲推铁门,但是没用,门被锁住了。”

“再过了一会,我哥哥被警察抬了出来,他已经昏死了,嘴巴鼻子都是血。很明显,他被打了!”

曾华军等人紧急把曾庆强送往派出所对面的岭北镇卫生院,对方不敢收治。于是,伤员又被紧急送往湛江中心人民医院抢救……

当天下午,曾庆强被诊断无生命危险,但被查出多处软组织挫伤。

7月1日下午5:50,记者在现场看到,岭北镇派出所里还拥挤着许多人,激动的村民仍未散去。

村民曾质问值班警察,曾庆强为何在派出所内被打至昏死,值班警察只简单答了一句:“一不小心他们就冲过去打了。”

曾华军感到非常悲哀:“我们把人交给警察,结果人在警察眼皮底下被打成这样,到底是什么原因?”

村民曾庆文不理解:“为什么对方有十来个人留在值班室,而我们只允许一个人在里面?”

7月2日,坡正湾村20多位村民欲到湛江市政府上访,中途被岭北派出所干警截住。

目前,伤者仍在住院观察。截至4日,曾家共收到梁某给的5000元医药费。

双方都盼早日解决

据了解,2007年,遂溪县在岭北镇力推生态文明村连片建设,包括16个自然村。村道硬底化是其中的主要项目,资金来源有三方面:一是村集体资金,二是村民集资,三是各级财政支持。

遂溪县规定:2008年6月30日后,该县的生态文明村建设将不再得到财政补贴。

一位镇干部说,为争取财政支持,2007年下半年,岭北镇的各生态文明村建设速度明显加快。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坡正湾村的生态村建设出现问题:代理村长林培仁未经村民代表同意,就将村道硬底化工程发包给梁某,而村民后来又不承认该工程的合法性,有的村民更借机不愿给钱。

镇干部认为,要解决这场纠纷,归根结底,村民必须偿还承包商的建设款,“修路的时候没提出问题,等路修好了又不认账,这样不行吧?”“至于代理村长在招标和发包程序上存在问题,应该依法追究他个人的责任!”

岭北镇委黄书记表示,镇政府将在下周召集有关人员协商处理此事,外出治病的代理村长林培仁也将到场。镇政府希望坡正湾选出村民代表,参与工程建设款的审计工作,把建设费用确定下来。

村民曾庆文告诉记者,尽管代理村长办事不公开,不合法,但村民一开始是同意支付建设款的,只是,不能由林培仁和承包商说多少就是多少。“规划方案、招标方案、工程造价我们都不清楚,更没有参与。我们早就向镇里反映了这事,现在拖了这么久,要是有人做假账怎么办?”

他特别追加道:“如果要算账,必须先把村民的损失算清楚,比如农田被毁的损失,人被打伤的损失……”

岭北镇政府否认“政府不作为”,称“至少协调了八九次”。

7月4日,记者电话采访了承包商梁某,他无奈地说:“他们村长和我签订合同,约定修路费1月1号就要结清,可是现在我都没拿到!我的钱是借来的,整天被追债,好麻烦!他们村长和我商量,用那块地抵押,还亲自带我去看地。结果怎样呢?我种的甘蔗被村民拔掉,损失几万块钱。我希望政府早些处理,拿回我垫付的将近30万块!”

编辑:www.59533.com 本文来源:张振兴 创业致富反哺家乡

关键词: